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

赴京记:天安门上太阳升

 

这个暑假,架不住“大小领导”的“杯葛”,而被“绑假”啦。放弃了自己原定的宁夏、内蒙“独乐乐”的“统一大业”,由着他娘俩“押解”进京。

在“北京人都快成米粉肉了”(北大醉侠名言)的时节,去北京是不明智的。唉!还不都是“为了孩子”。你说孩子平时学习繁重,压力多多的,哪还有什么闲暇游玩哪!那小子却说,学习要有一颗平常心。孩子家家的摆出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,原是为期末的“述职报告”,提前做舆论导向呢。这臭小子,用他的口头禅说,俩字——无语!

每每“领导问责”时,他应付“突发事件”的策略——心平气和地沟通多好!我就是保驾护航的“消防员”了。这“和事佬”的角色,有如“朱毛红军”时期,毛主席“批判”和稀泥的“陈毅主义”一样。要是事态进一步恶化的话,一定是我犯了大错——打人。往往如此,一切才戛然而止,转移到对咱的“口诛笔伐”。如果“老领导”再掺和进来,更是“天下大乱”。我的挡箭牌只能是“子不教父之过”和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老理。那小子则偷着乐,私下切语——我的“苦肉计”与老爸的“围魏救赵”配合得够天衣无缝吧。冷静过来的“大领导”也记起了我们“黑白脸”的约定。

这都是以前的一些光荣历史啦,记得林大帅讲过“越乱越好,乱中取胜”嘛。繁乱中我们忽然间变老了,而孩子突然间长大了。像这种一年一度享受单位“独生子女”政策的好事,也快没有啦。

这不!“大领导”她们单位的妈妈们特意在这次行程中,精心地追加了清华大学。“小领导”和首次进京的孩子们一样,除了必要的天安门、故宫、天坛、长城、鸟巢、水立方、圆明园颐和园和观看升国旗外,都有自己心目中的“关键词”,他开列出来的是:首都博物馆和老舍茶馆。故地重游的我私底下则盘算着翠花胡同四合院、后海酒吧三里屯,皇城根下什刹海、东交民巷大栅栏。行程上没有的,咱争取“起早贪黑”。“大领导”也有一提议,去感受一下京津塘高铁的风驰电掣。我说,顺带把天津的“五大道”和“狗不理”来个“一网打尽”。

当然,六天的大部队旅行是无法满足咱们私自的“贪婪”,其实我对周口店,卧佛寺和卢沟桥也觊觎已久。

 

七月四日,星期六。

黄历上讲,宜婚嫁,出行。

泉州惟一一趟直飞的航班,就是午时起飞的北京航线。好几年前是经停武夷山的,那时

“小领导”五岁左右,真是时光荏苒,光阴如棱呀!不过,再快也快不过飞机。两个半小时,咱们已飞抵“千里之外”的首都国际机场。

全陪导游英子,俨然成了孩子王,在飞机上已和各位“小领导”们混熟了。我家那小子就不跟我们老俩口呆,英子长,英子短的跟上了。可见她的切入点很是不错,所谓“擒贼先擒王”是也。地陪肖导,人称“宵夜”,源于她的本名。正宗的京腔让人听着就是一种享受,后来从我家“小领导”处得到的“小道消息”,这位姐姐是“北外”毕业的。

由于是第一批,各部门的老总云集,故而原定的三环外酒店,换成了崇文门西大街的新侨饭店。每天需追加近百元的房差。像我们这些自掏腰包的“随军”家属,别人咋样不知道,反正我有些心疼。但想想离天安门近在咫尺,省却了些舟车劳顿,又窃喜了起来。

六天的行程中,除了第二天紫禁城周围的景点紧凑些外,其余的都是轻松悠闲的,每天都可以睡到八点半。九点才出发的安排,为我等的“起早贪黑”创造了有利的战机。

到了北京!

已是下午时分,匆匆地逛了一下“全北京向上看”的世贸天阶,便往酒店安排房间,途中路经被烧毁了偏楼的新中央电视台,真的是触目惊心!

北京概念下的近或是不远,其实是有差别的。入住饭店跟天安门的直线距离是两公里半,相当于咱们与卢沟桥、赵州桥同列“三大古桥”的安平桥路程,这座“天下无桥长此桥”的晋江安平桥也叫五里桥。

华灯初上的京城,热情依旧。收拾妥切去逛街的各个家庭,大孩子们都猫在房间,说是看湖南卫视的《快乐大本营》,这期节目介绍的是香港迪士尼。

夜幕下步行,崇文门西大街并不灯火辉煌。一路朝西直到高高的前门,才华光溢彩了起来。以正阳门的剑楼向北,中轴线一字摆开,毛主席纪念堂,人民英雄纪念碑,天安门广场,乃至皇城故宫城楼,西侧的人民大会堂,东边的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,尽显流光月夜。这些个熟悉的景观再一次展现在了眼前,却少了些许的激动。来过京城数次,还真没有这回从容。算来“大领导”也是二次进京了,五年前来的是冬天,给她的印象是满目潇煞。

天安门的光芒,感觉上总是那么遥远和神圣。每当走近的时候,就像小时候犯了错似的在大人面前不敢正视。以至于我路过三次而未敢登楼,去亲近,去聆听那位伟人宏亮的回音——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!

这次也不例外,但是个意外——后话啦。

正阳门的南边,前门大街。

一条整修过的古大街,信步踱进了正阳桥牌坊,有点像丽江古城的街市,还没开业。经过大北照相馆、北京景泰蓝紧闭的店门,全聚德起源店则灯火通红,人头攒动,相对天安门边冷清的那家(东来顺相邻的)真是天壤之别。“大领导”原本也想去挤人潮,我告诉她先别急,咱们行程上也特意“钦定”。哪知后来去的是和平门店,虽说那不是最地道的,却是正宗由周恩来总理亲自选址兴建的国营店呀。

说起“全聚德”烤鸭,那才叫“地球人都知道”,几乎成了北京的形象“代言人”啦。三间“老门面墙”一九九二年扩建时,幸好没有一推了之,移存于一楼店堂的东侧。如今可是宝贝似的,相隔十五年。那会儿嫌着寒酸的老店面,时过境迁了。清同治年间的门面——“老炉铺·鸡鸭店”,虽没有全聚德牌子亮堂,却更接近于市井风情。

咽下泛滥的口水,就着飘香的烤鸭,准备“意淫”时,却闻到了一股混杂着酸狐的浓洌香水味,若不是惧怕手戴红袖箍的突然现身,非把吞下的全给还出来了不可。这或许就叫做矫情吧!反正“大领导”笑骂了一句:看过矫情的,没看过你这样矫情的。

紧走几步,逃也似地。来到的是“都一处”门口,店外“站岗”的居然是乾隆皇帝(雕像),进去一看是做烧麦的。烧麦其实是一种山西面食,原叫梢麦,因偶然且不知内情地招待了“微服私访”的乾隆爷而得名,皇帝金口玉言:萧萧除夕夜,京都尚有好酒好食的恐怕也就只此一处,我看你这店就叫都一处吧。据说得到皇帝老儿送来匾额的山西商人王掌柜,赶紧叩拜天恩,并把乾隆坐过的椅子用黄布包裹起来,连皇帝进来的柜前也从此不舍得打扫,有如“追星族”保存着“泥点子”,或是跟毛主席握过手的从此不洗手一样一样的。久而久之,店堂堆起了三尺厚的尘土,文人骚客美其名曰:土龙。

不过,还甭说,从此之后,“都一处”生意红火,兴隆发达。后来“副业”也就不做了,专营烧麦。有藏头诗赞曰:都城老铺烧麦王,一块皇匾赐辉煌。处地临街多贵客,鲜香味美共来尝。

从“都一处”出来,眼前一亮,西边红灯笼下的拱门闪烁着——大栅栏,不会吧!可上面明明写着:2009年北京特色商业街消夏节,又是一次歪打正着。

拐入慕名已久的大栅栏,“六必居”的门面虽然紧闭着,店前的街巷也在翻新,酱菜没尝着,但是明王朝宰相严嵩的字迹,还是值得慢慢一品的。何况这里头“必”字的那一撇,还跟“包青天”之称的海瑞有着撇不开的故事。

继续前走,张一元,步瀛斋、祥义号、瑞蚨祥、同仁堂和中国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的播放地——大观楼(门前有一尊中国电影之父任庆泰的塑像),耳熟能详的老字号,可谓俯拾皆是,目不暇接呀。

一圈下来,夜已三更。一路买下来,吃下去的宵夜,都不知所终了。留待的则是回味无穷的北京之夜。

七月五日,农历五月十三。

西方人忌讳的十三,却是我的幸运数。

这天我终于了却了一桩夙愿——瞻仰毛主席纪念堂。

多年前来到北京,遇上的不是纪念堂在整理内务,就是“两会”期间的闭馆。看来是我的心不够虔诚,在那集邮的年月把一套毛主席纪念堂的邮票与人交换成马克思的,曾后悔不迭。当年我集邮的专题是人物和自然风光,还没有现在的“贵贱之分”。所以许多枚数不全的文革票,除毛泽东诗词外,尽失矣。前些日子在后城的古玩市场,淘得了一枚毛泽东去安源的盖销票,就是再也买不回纪念堂的那套哪,那上面可是珍贵的华国锋主席的题字呀!据我所知华主席的墨宝并不像江总那么多见。团里的海洋可是资深集邮迷,曾相约一起去万家马甸、北京西站、月坛邮市或潘家园瞧瞧。

瞻仰毛主席纪念堂,是行程上的项目。临了想去的人,看到天安门广场那长龙般的队伍,又听说须排上两小时,许多人都打了退堂鼓。借口还是“为了孩子”——没有任何的遮掩,肯定中暑无已。差点又“少数服从多数”啦,还是“宵夜”坚持了“原则”,不愿意去的原地待命。慌乱中,“大领导”带着“小领导”扔下一句,你先去排队,我们等会去找你。

这天我没有特意穿上“毛主席万岁”的外衣,而是从头到脚一身肃穆的黑,那俩“领导”也是黑衣黑裤。这也是一种敬意,特别是在烈日炎炎之下,朝圣的人山人海之中。工作人员不时地重复着:请按顺序排队,不得喧哗,凭身分证明通过安检。衣冠不整者,穿背心拖鞋者,谢绝入内。

蜿蜒曲折的人墙,纪念堂虽近在咫尺,却峰回路转。因不能带相机手机,既拍不了壮观的场面,又联系不上“领导”组织(全家的证件又在我一人身上,据说“小领导”不屑于插队而退出)。像一叶浮萍,在汪洋大海中游荡。一个支撑的信念——我可以见到“鲜活”的敬爱的毛主席啦。

走过了一圈又一圈的人群,安检的入口就在眼前了。手捧鲜花——“插满楼”的菊花,指定点卖的就只有菊花。后来后悔没进去瞻仰的“小领导”问我,菊花可有“讲究”?有呀!他老人家在中南海丰泽园住的可不就是菊香书屋吗?

丰泽园,跟咱泉州的丰泽区可有渊源?

记得泉州展览城吗?

不就是为了开“九·九贸洽会”才兴建的嘛。

是啊!人们总以为单单是为了与厦门的“九·八”抢生意,其实里头还包含着兼怀毛泽东的祭辰和秋收起义的纪念日。就是这一年泉州新辟的城区取名丰泽区的,在银行林立的丰泽街,“人行”通往湖心街的那条道,本想取泽东路的,又觉得有些大不敬,才改为东泽路的。在“封建迷信”的闽南人眼里,这何尝不是一种崇拜的信仰呢?

怀着崇敬的心,步入了纪念堂的围墙院落,仰望着熟悉了的朴实中透着憨厚的匾额字迹,我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近了毛主席。祭奠大堂上,排满了花圈和鲜花。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,献上鲜花只拜了一拜,便被人流胁裹着往我喜欢的左边走,透过玻璃,瞻仰了毛泽东,一位历史伟人沉睡般“鲜活”的样子,轻轻地匆匆而过,停留的霎那,他的嘴边似乎在微笑着——事不过三嘛。

据说,穆斯林只有到过麦加朝圣的,才能在自己的名字上加上“哈吉”二字。我想,经过这次的瞻仰,毛主席的光辉也将永远地照耀着我的心,指引并佑护着我往后革命圣地的红色之旅。

从毛主席纪念堂出来,大部队的会师又费去了不少时间。“老实巴蕉”的呆在广场上真的快被晒焦了,“灵活脚滑”的溜到了人民大会堂,吹冷风去也。

游览故宫的时间也就缩水为一个半小时,而且走的只是中轴线。我还记得第一次进故宫,门票才五元钱。里头后宫呀或者太监住的地方,以及皇宫文物,看了半天都不舍得离去。没办法,跟团嘛就这样。

天安门的外金水桥,被挤得水泄不通。暑假的旅行团毕竟多,一会儿大部队被冲散了。一前一后的俩导游,全没了影,旗子也不见踪迹。其实只要让大家在午门外等候,不就得了。不会是等着挨斩吧,俗话不就说啦,伴君如伴虎。所以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——“小领导”呛了一句,老爸又开始“花胡兰”了。

——那你说说,什么是三宝殿?

——不就是佛门里的天王殿、大雄宝殿之类的吗?

——非也,非也!郑和七下西洋知道不?在东南亚人们把供奉郑和的庙,又叫三宝太监祠。告诉你吧,这三宝殿,就是指皇宫里的太和殿、中和殿与保和殿。

正说着,“领导”(此领导,领队和导游是也)来电指示,过金水桥的撤回集合,真是“劳民伤财”。待我们杀出重围后,又指令午门外候旨。但慌乱中,我依然提请“小领导”注意,过了天安门后的端门和午门,与我们五月初五端午节的渊源之处,并推荐他读一读东博书院的博文《端端正正过端午》。文章中说,午者,端端正正也。有意思的调侃是,妻子下岗——午休。

上天安门城楼,这会儿就没时间啦,要顾全大局的,即便别人不说什么,我家“小领导”这关也不好过地。

肖导等点齐人数后,才去办票,在漫长的等待中,让人抱怨起了她的组织能力。随后的行进中,只能匆匆而就。反正到处都是人,三大殿啥也看不着。当年没有相机,只在天安门外留影,这回就着“壳子”过了把瘾。人头攒动的金銮殿外,“大小领导”趴在窗外“偷窥”了起来。特别是在交泰殿的窗外,对着皇宫内“俭朴”的卧室,嘘唏了起来。

“朝觐过”太和殿的丹陛和皇帝宝座,“小领导”恍然大悟道:原来“陛下”的本意并不是指高高在上的皇上,而是丹陛之下的臣子哦。

——那么“阁下”呢?

——源自于明朝的阁老制?!

——“足下”?

——来自春秋时期,重耳木屐的典故。还有殿下哪!

孺子可教也!

问答中,殿外却传来太监李莲英的“例行公事”:有事奏本,无事退朝。忽闻左宗棠大呼:启奏老佛爷,新疆出事啦!

……

晚上,诺富特饭店,

新疆发生不幸事件的传闻四起。

七月五日,农历五月十三,果真是不祥之日,跟饭店里诸多外国宾客云集无关。

“崇洋媚外”的“小领导”倒把这当成他的“英语角”。电梯间,大堂中,乃至餐厅里,都是实习演练的“好战场”。有一回早餐,坐我对面的老外,叽哩呱啦地像是和我说话似的,一句都不懂直摇头,后头的“小领导”跑来当翻译,才知道她是在为待会儿来的朋友占位子啦。

瞧瞧!这种事不光是咱们国人的专利吧?!以后“假洋鬼子”们别动不动就把“国粹”上纲上线的,人无完人嘛!

七月七日,农历小暑。

暑期节气的这一天,我来到了寂静的卢沟桥。

崇文门西大街的新侨饭店,洋味的名字——诺富特。周遭趴着的或亮着灯的出租车,门窗敞开,酣声雷动。就是没一个接活的,还以为是遇到了传说中的“拒载”。后来弄明白了,人家那不是跟钱过不去,而是太累啦。不是有句话叫做“君子不失五更眠”嘛,只有那些在马路上兜跑着的,才是当值的。这又叫规距,京城嘛什么都是有序的。

地铁出口一站,不用招手就有车停在身旁招呼。一听去的地,的哥打了一通电话,拿着地图咨询了起来,什么走几环路,上京石高速的。偌大的北京,咱只知道卢沟桥的宛平城,位置西南,离京约十五公里,坐地铁到前门,换乘301公交(网上说309有误)至晓月苑。问题是地铁或公交都没到点哪,起得早是担心所谓的“三大堵城”。

都说北京的哥的嘴上功夫了得,果然名不虚传。从“东突”背景的乌鲁木齐“七·五”事件(据说死了一百多人),到“世维会”的“精神母亲”热比娅,他都门清着,讲得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。我听得则如痴如醉,欲罢不能。

以至于错过了拐弯出口,幸好先前已和他谈妥了价钱。北京打表的士,起步价十元,每公里两元。为了避免做冤大头,先询价,他开口六十,咱还价五十,成交后他爱怎样走近或是绕行什么的,俺们都可以把心放肚子里哪。您瞧他自个可心疼得直嘟噜——光顾着跟你聊,害的。这一来回呀,几公里算是报销哪。

因为是错开交通高峰,风驰电掣二十来分钟就到了宛平城。冷冷清清的一堵城墙前,我看到了公交站牌晓月苑。心想差不离了,厚道的的哥并没有把我一撂了事,停下来向路人询问卢沟桥的去向,一直把我拉到了桥边。

当然他也说了,这地方回去打车都不好找,又是上班高峰。反正景区还没开门你也进不了,要不拍个照,我等你。

如果不是今天刚好是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,如果不是我还想在宛平城内多逗留逗留,肯定会依了他,回去就是了。

天晓得!

相对于城门洞开的宛平,卢沟桥则铁桶般地栅栏紧锁。原想只能到永定河边去瞻仰一番罢了,却发现桥上有零星早起晨练的人影。边上的小门是虚掩的,这下可高兴坏啦!最不济二十一张的门票,对于爱占便宜的我来说,何止是沾沾自喜哟,那叫苍天有眼啊!正如去年骑行晋江围头,探寻“八·二三”炮战牺牲的安业民烈士。可那是军事禁区,壮着胆走到了荷枪实弹的岗哨前一问,恰逢“八·二三”炮战五十周年纪念日,战士经请示首长,由里面出来的一位排长“陪同”下,俺平生第一回走进了军事营区(小时候“军民一家亲,军民金鱼水情”除外),瞻仰了由朱德题写的烈士陵园,以及安业民牺牲的炮沿阵地。

同样,在“七·七”事变七十二周年的日子,我能够来到这座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卢沟桥上,并不仅为了轰轰烈烈的祭奠,而是安安静静地纪念,像桥栏上数也数不清楚的那一只只石狮子,凝固的寂静中,见证了一段过往的狼烟。

仿佛来过一样,我由桥东,一步步地走到了桥西村头。弹坑累累的桥板,树立着一块碑文说明。波澜不惊的永定河依旧静静地流淌,冲淡了曾经的伤口。

太阳再一次升起,照亮了卢沟桥头,照耀着宛平城楼,也带走了石狮子们脸上的历史阴霾。

——我想,下次该选个满月的日子,来看一看“康乾盛世”的卢沟晓月。

七月九日,起了个大早。

这回不是一般的早,算来比紫禁城里的早朝还要早。“小领导”下达的军令——去天安门观看升国旗。昨天崽崽一家子四点去排队,只能是五六排的位置。因此我定时在三点一刻,终于占据了一个只隔个人头的有利地盘。而且我俩都高出半个头来,倒是睡意正浓哈欠连天的“大领导”受委屈啦。不过,我们都尽量在人潮中,为背后的她撑开了“一线曙光”来。

原以为,这么“傻帽的来排队”只有我们外地佬才会干的事,耳边传来的多为切切私语的京腔京调。在漫长的站立等待中,反倒是一种悦耳的享受。进京的人说来总是安分守己的,因为咱们来的地可是首都呀。刺耳杂音的则是那派头十足的京韵——别挤,别挤。自己几个凭着宏亮的势头,插到了前排。若不是“大领导”的一声埋怨——最会挤的人就是你!还不见得他会消停。

众目睽睽下,一切又回归到庄严肃静的氛围中来。用“小领导”曾经批评我们大嗓门的话讲——你们以为是在泉州啊,这是首都北京咧,代表的可是咱们中国的形象呀!

潮动中,护旗手们步伐整齐地捧着鲜艳的五星红旗,向天安门广场走来。四时五十分,随着东边的一缕霞光,熟识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在广场上响亮地唱起,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,迎着朝阳冉冉升起,飘扬在天安门广场上空。

喷薄而出的万丈光芒,刹那间,耀眼地洒过了天安门城楼,洒向了毛主席纪念堂,洒向了观礼的人群,洒向了神州大地的山山水水。

胸中不由得激荡起了那首老歌——东方红,太阳升……


 


 
 

推荐阅读

北京地铁天安门封站

从今日起直到本周五的每天16:30前,地铁1号线天安门东站、天安门西站两站将封闭。 据北京地铁方微博消息,10月3日、4日、5日1号线天安门东站、天安门西站封站时间由11:30分延长至每日16:30分,封站期间各次列车在上述车站通...[详细]

老北京也不知道的秘闻,天安门居然重建过?...

若要问起天安门建于何时,恐怕不是每个人都能准确回答。标准答案是,天安门始建于明朝永乐15年,即公元1417年。但现在矗立在祖国心脏位置的天安门,精确的建筑时间是1969年12月到1970年4月。...[详细]

天安门秘密翻建 持证上岗

天安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(1417年),是明、清两代皇城的正门。原名“承天门”,取“承天启运”、“受命于天”之意。清顺治八年(1651年)重修,改称“天安门”,寓意“受命于天”、“安邦治民”。中国封建王朝被推翻后,天安门见...[详细]

“天安门”原名叫什么 天安门设计者又是谁...

"天安门"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。坐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——北京市的中心、故宫的南端,与天安门广场隔长安街相望。 天安门是明清两代北京皇城的正门。城台下有券门五阙,中间的券门最大,位于北京皇城中轴线上,过去只...[详细]

天安门前毛主席像暗藏机密

 天安门前悬挂的毛主席像有哪些秘密?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主席像每年更换一次,已经持续了48年。在1966年8月以前,每逢重大节假日,天安门城楼上才悬挂毛主席画像。1966年8月以后,经中央决定,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画像天天悬挂...[详细]

天安门“长城”花坛现雏形 备战阅兵...

从8月10号开始,天安门广场及长安街沿线开始摆花。天安门广场、英雄纪念碑北侧布置主题花坛,长安街沿线布置200组花坛、2.5万平方米的花环,所有景观布置工作将在8月下旬完成。...[详细]

网传“北京脏乱差地图” 新发地排首位 前门天安门...

近日,一份“北京脏乱差区域列表”在网上流传,涉及北京8个区县126个区域。该表引发广泛关注,另一名网友甚至利用该表制作了一份“北京脏乱差地图”。不过,新京报记者随机探访其中12个区域后发现,4处并无明显脏乱差,7处虽然出...[详细]

天安门金水桥案3嫌犯获死刑

 据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官方微博“央视新闻”消息,今天,10·28暴力恐怖袭击案在乌鲁木齐中院一审宣判。玉山江·吾许尔等3人被判死刑。古丽娜尔·托乎提尼亚孜被判无期。另外4人被判有期徒刑20年至5年。玉山江·吾许尔...[详细]

端午节天安门每天6点至23点将实行交通管制...

从北京市交管局获悉,为确保今年“端午节”期间本市道路交通安全与畅通,5月31日起至6月2日止,天安门广场地区、景山地区和什刹海地区将实行分时交通管制,市民前往这些地区需绕行。...[详细]

20世纪60年代北京天安门前的漂亮警花...

 这是一组有关女警察的照片,前面几张北京市女交警的,从服装的款式看应该是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。而后面几张则是新中国最早的警花。 [详细]

宠物猪闯天安门 警察蜀黍一旁守候

宠物猪闯天安门 警察蜀黍一旁守候#p#副标题#e#东长安街道边,一只找不到主人的宠物猪在草地上溜达。一旁的警察也只能跟着防止猪跑上长安街。[详细]

1028吉普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事件:12人ICU治疗5人手...

2013年10月30日 北京 10月28日金水桥汽车冲撞事件发生后,北京市立即组织伤员救治工作,市委、市政府领导要求卫生部门全力以赴、不惜一切代价、千方百计抢救伤员。 市卫生局迅速成立了医疗救治领导小组,制订了救治方案,并...[详细]

北京迅速处置一起吉普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事件...

 10月28日12时05分许,一辆吉普车由北京市南池子南口闯入长安街便道,由东向西行驶撞向天安门金水桥护栏后起火,行驶过程中造成多名游客及执勤民警受伤。北京市立即启动应急预案,开展工作并组织施救。13时09分,现场交通恢复...[详细]

天安门建成近600年 城楼曾悬挂匾额"天安之门"...

天安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(1417年),是明、清两代皇城的正门。原名“承天门”,取“承天启运”、“受命于天”之意。清顺治八年(1651年)重修,改称“天安门”,寓意“受命于天”、“安邦治民”。 中国封建王朝被推翻后,天安门见证...[详细]

天安门秘密翻建往事 修缮中竟发现3发没有爆炸的炮...

如今,每当人们来到天安门广场,向北望去,只见在阳光照射下,天安门城楼金碧辉煌,气势磅礴,熠熠生辉。而在广场整体布局上,天安门城楼更是大有“横空出世”之气概,无可争辩地成为了广场核心建筑与制高点。 可多少人知道,现在人们...[详细]

关键词:
太阳升天安门
网友评论

城事

最新资讯